智&润智润.

爬墙kkl.

望你好啊.
55 6

【草莓派】梦深处见猫

 

“世间这样荒芜,寂静深不可测,

——如果我不在你的身旁。”

 

第一个梦

松本润刚推开休息室的门就迎上一双棕色的,没睡醒的眼睛。

对方本来仰在沙发上歇得好好的,也很诧异突如其来的眼神交汇,匆匆地向他点了点头。

“早上好。”他只好说道。

那个人看起来相当疲惫。松本润想。又去连夜不休地钓鱼了么。

“松润看上去有点睡眠不足呢。”被对方软糯的声音抢先了台词。

“最近奇怪的梦连发啊。”他兴致不高地回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被卷进了一个连续播放的梦境里面。那是一个对于马上进入三十代后半的人来说过于单纯和幼稚的梦。

他梦见一只巨大的虎斑猫。

 

梦里他走在一片银色的荒漠里。天空一片漆黑,一颗滚圆的蓝色星球挂在空中,遥远地闪着微茫的光。

“喵。”他听见一个声音说。

一只庞大的虎斑猫坐在他身后。

甩了甩毛茸茸的大尾巴。

 

大猫并不让他感觉陌生或恐惧。他甚至觉得它呆呆的可爱,对它笑了一下。对方棕色的瞳仁里映出他的样子,一身普通的家居装扮,但半长的头发垂到颈侧,头上戴着一顶金色的小王冠。

大猫被他盯得太久,垂下圆圆的脸,不好意思再和他对视的样子。

 

“这个地方只有我们吗。”他环顾四周,对大猫发问。

“喵。”它回答。

你是这个星球的王子,是这里唯一的生命。

“那你呢?”

“喵。”它说。

我是猫星球的小王子。

大猫一脸愁得不行的表情,皱着下垂眼,爬了爬头顶蓬松的软毛,露出一顶比松本润的王冠大不了多少的小王冠。

松本润忍着笑,努力按照童话的逻辑思考。

“我们都是王子,是不是要去救某位公主?”

大猫没有答话。

“那我们一起等着吧。等童话里的公主。”他走过去摸摸大猫毛绒绒的爪垫,躺在他身边凉凉的银色细沙上。

对方蹭了蹭他,亲近地趴在他的身侧。不知道哪里吹来一股微风,猫身上的长毛暖暖地覆盖着他,让他心里生长出绒绒的暖意。

“喵。”

睡吧,这样就不冷了。大猫说。

 

松本润其实很喜欢这些毛绒绒的生物,只是它们都不太喜欢他。被猫猫狗狗讨厌的程度甚至让比他年上的团员们都心疼得抱不平。

毕竟柴犬在他怀里挣扎的大幅照片还登上了杂志的封面。从那一天起全日本都知道松本润被柴犬讨厌了。

节目的外景里还被猫猫狗狗抓伤了,一旁的大野智抱着满怀亲昵讨好的毛绒绒生物隔岸观火,观得还挺开心。一时画面两端对比及其惨烈。

 

没有被讨厌的猫只有他梦里这一只。

大野智在他身后做伸展运动,缩着脖子,伸了伸细腰。脑后稍微长长的头发被发胶一圈一圈固定成卷曲蓬松的样子。像只毛发蓬松的慵懒大猫。

松本润在make桑的镜子里看了他一会儿,在名单里加上了一只大野智。

 

大野智和大猫。

都是大字辈儿的,还挺顺溜。

他站起身挑选好了服装师搭配好的几套衣服,回头看见自家队长的衬衫衣领不平整地翘了起来,走上前去帮他折得整整齐齐。

对方已经习惯得不得了的样子,低着头任他整理,蓬松细软的茶发在离他指尖不到一寸的地方,诱惑着他想在本番前十五分钟做一些会让造型师发疯的事情。

 

我马上要过三十五岁生日了。他收回了手。应该成熟点。

但我相信大野先生的发胶一向很坚挺。他还是伸出了魔爪。

造型师凄惨地叫出了声。

 

 

第二个梦

梦境依旧广阔而且孤寂,入眼所及的一切都是冷色调。松本王子看了一会儿遥远的蓝色月亮,即使在梦里,这样无边无际的冷色也让人汗毛直立,感觉寒冷。

他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儿,忽然一片银蓝的背景里跳出了一团耀眼的暖黄色。

猫王子在他梦里银色的荒漠上打了个滚。金黄色的毛发沾上了细沙。

想要钓鱼啊——

大猫垂下眼尾,蹭到他的身旁。

 

几乎就在同时,这颗星球拥有了一条像是在夕阳照射下的橘色的河流。

钓竿架在河边,水声粼粼。

松本王子手里多了一管防晒霜。是他看了很久的强力防晒的牌子。

 

“我们leader也喜欢钓鱼。”他对大猫说道,“休息的时候成天成宿地钓鱼,因为晒得太黑被事务所狠狠说教了。”

大猫偏了偏头,摇了摇大尾巴,静止一样地望着他。

“喵。”

你们leader是个什么样的人呀。

“他呀。”松本润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嘴角是带着笑的。在想到那个人的时候。

“他是个让我很操心的人啊。”

“早年间觉得他真是不像个leader,总是那样沉默地待在一个角落里发呆,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让人看着就想去恶作剧,跑上前去打扰他的安宁。”

“现在也在为他操心。演唱会的讨论会议他坐不住那么长时间,就想把他的部分提前讲完就放他走掉。看上去是温柔过头的做法吧,可是就是想为他做这么点事情呢。”

“但是其实,那家伙一直都是一个心里很强大,很值得依靠的人哦。”

他对大猫弯弯眼睛,很温柔地笑起来。大猫蹲坐在后爪上,认真地盯着他,听着他用有点沙哑但是很温柔的语调,讲一起度过二十年岁月的那个人。

“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一直都很想和那个人缩短距离呢。当年那个冷淡的害羞的leader也好,后来越来越柔和开朗的他也好,现在这个……”松本润发现他很难用什么词去形容现在的大野智了,“现在这个他也好,不放心让他一个人啊。”

“但是这么长的时间走过来,好像越来越难以接近他了。”

松本有些害羞,总结道:“大家果然都长成立派的大人了吧。”

 

大猫一直没有答话。低着头扒拉扒拉地面,从头顶冒出一朵粉红色的蘑菇云。

 

松本润被巨大猫咪的脑袋蹭出去得有七八米。

该说幸亏这是梦,没有痛觉,也没有人看见他快要站不稳的狼狈形状。

甚至大猫头顶的毛软软暖暖,松本润满怀抱住,欢喜得不得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收到了来自大野智的消息。说是钓到了很大的金枪鱼,自己吃不掉,要拿来分给他。

松本润想起自己还有多余的草饲牛肉,适合拿来交换。

带着鸭舌帽和口罩的小渔夫出现在面前时,松本梦里那只大猫叼着大鱼一脸献功的样子猛然跳出了脑海。

“我做了一个梦。一只傻乎乎的大猫吵着要钓鱼,结果在月光下面把自己晒成了深色。”

“我说leader啊,多少也该注意下肤色了吧。”

 

大野朝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眼睛特别闪亮。

松本好像又看见了一次,那条橘黄色的河流。能够把他整个星球的冷淡色调全部改换面貌的,一条暖色的河。

 

 

第三个梦

松本润过生日的前一晚,大猫穿着一身白色挺括的小西服,胸前口袋里插着一朵娇嫩的玫瑰花,乖巧又有点紧张似的在河边等他。

看他出现在梦境里,大猫低下脑袋审视了一下自己,像是在确认衣服上有没有褶皱。抬起头来的时候还扶了一把差点滑下来的小王冠。

大猫头顶的软毛被固定成帅气的三七分,但似乎因为太过蓬松,金黄色的末梢不老实地翘起来,在风里微微地颤动。

 

糟糕。过于可爱了。

松本润心想。

 

你快要过生日啦。大猫说。

穿着白色礼服的大猫面前突然出现了一片花园。紫色的马鞭草和鲜黄色的太阳花,枝叶和花瓣上全都带着很羞涩的露水。

生日快乐。我喜欢你的眼睛笑起来的样子。它们很美。

大猫喵喵地说。

花粉症在梦境里全然失效,只有一片耀眼的花田。他的紫色,他的太阳花,还有他的猫。

松本走上前去,拍了拍大猫圆滚滚的脸颊:“真美啊。谢谢你啦。”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我为什么会这么频繁地梦见你呢?”松本笑道。

你不喜欢?大猫问。

“我只是在想,如果这是一个童话,至少该有个剧情,比如……救个公主什么的。”松本说。

大猫摇散了他滑稽的三七分,定定地看着他。

 

大猫说,你老是在猜测这个童话一样的梦的逻辑,可是梦的逻辑只有一个啊。你在梦里见到的东西,听到的声音,想做的事情——都是你在现实里牵肠挂肚着放不下的欲念。

大猫问,你看我的眼睛,像是谁呢?

 

一瞬间有很多陈旧的画面,带着记忆里闪烁着的光斑出现在他眼前,把梦境的画面撕扯得越来越零碎,像是洪流一样把他的意识卷得越来越远。

那些年大野智穿着纯白色的毛衫一个人站在镜头前,说member们都很可怕,被他一个箭步抢上前去拍头抢白。“才没有可怕吧”,这样用力地吐槽道。后来不知什么时候那个人收起了淡漠的隔阂,夹在他们中间胡闹,做这个世界上只有大野师匠才能做出来的鬼脸,四个人被逗得笑成一团,于是他收起胡闹的样子,笑得无比干净天真,眼睛淡淡地望着他。

再后来那家伙和他十指相扣,搭着他的肩膀唱歌,对他说果然我们两个最合拍,他们两个人浸泡在夏威夷的海水和阳光里,追逐海龟,追逐对于成熟的男人来说太过宝贵的无邪时光。

太多的镜头照得到和照不到的角落里,那家伙软软地跟在他的身后,称赞他可爱,一叠声地叫他松本先生。几万人熙攘的舞台上,他们眼神闪亮,亲吻对方的唇齿与面颊。

回忆与光芒的尽头,一双眼尾带着柔和弧度的明亮眼睛,含着他所熟悉的温柔神情,微笑地看着他。

 

松本润好像就这样在梦里朦胧地睡着了。意识里有一个熟悉的粘软的声音在很近的地方对他说话。

没有什么公主要等。只是我从这里偶然经过,害怕你寂寞。

这是一个属于我们的童话。

润君,最喜欢你啦。

 

尾声

“松润生日快乐。”

零点一到,松润的line和信箱迅速被恭喜的消息填满了。

如果这个时候在sns上搜索自己的姓名,也能看到fan们庆祝的消息。

“我家的松润真的是被大家爱着的人呢。”朋友开玩笑般地说。

 

松本润打开了j-web的特设页面,准备po上新一年的生日感言。团员的每周一言在新单曲富有夏天味道的公式照下面不停滚动。一行行字符划过他的视野。

松本顿了顿,拳头轻轻抵着嘴唇,笑出了声。

大野桑。Leader。他的兄さん啊。

 

那个人带着温柔神情的圆圆脸颊微笑着,仿佛在页面顶部定定地凝视着他。

松本様。那个人仿佛回到十年前,顶着一脑袋乱翘的金毛,凑近了他喊松本さん,亲昵又调笑地看着他。

又或是梳了一脑门儿齐齐的金色刘海,像是知晓了他所有亲近与喜爱的心思一样,“我就是润君的礼物哦”,发来这样胡闹的庆生mail。

像是知晓了他所有亲近与喜爱的心思一样。肆无忌惮地,在他心上活蹦乱跳。狡猾,调皮,偏偏可爱得要命。

 

呐。

这个夏天要结束了哦。

我们能够收获一个带着夏夜与风的味道的温柔的故事吗?

 

line群里的新消息点亮了他的手机屏幕。

例行的恭喜和道谢之后,山风群聊开始分享member内部限定的松本写真。张张都是珍贵难求的单人照或合影。

“是star啊。”

“果然我家的松润好帅!🍀🍀🍀”

他看着大鱼头像的家伙发送的一串四叶草微笑。

应该回他带星星或是感叹号的谢谢。他想。

不过也没什么啦。

 

已经是一个持续了很久很久,还可以再往下讲很久很久的,很温柔很温柔的故事了吧。

一直被爱着。

一直守护着。

从来都不寂寞啊。

 

荒漠 蔷薇

隔了多少光年照到你身上的月亮

童话里睡着小王子和虎斑猫

没有什么深不可测的寂静与荒芜

——只要我还在你的身旁。

 



哭了。

群里生贺点的#大猫#

猫猫好可爱但我不会写。

如果是智喵的话一定会长得很像猫日吧。

请大家这样代入www。

不太擅长这样的题目所以只是尽力了qwq(其实什么都不擅长

ooc逻辑死是我的

全世界的温柔和幸福都是我家两位的。

希望能有本单位万分之一甜 享用愉快w。


最重要的!最最最重要的!

我们的润包 润总 润监督!

生日快乐一切顺意!!!

请一定幸福!!!!!

评论(6)
热度(55)
© 咸鱼一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