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始终只是故事.
专业是叨逼叨..
副业萌润智润竹马不拆 CP洁癖得厉害.
菜得抠脚.

DAYLIFE170919

任过的性 撕过的逼 执过的念
都变成了最空洞的东西

生命里出现过的热度
都变成加倍的寒冷回到我身上

空空荡荡 空空荡荡
谁来救救我的空荡啊

就像你已经结识了你的花
该怎么回到那些天光尚未破晓的时辰

想见你
不配 不好 不敢 不该
想见你

他到底是什么样子已经无所谓了
永远是那个害羞的 有点胆怯的少年
喜欢到心都痛了

——“你喜欢他什么呀”
——“就是他呀”

“我们谁也不比谁优越
唯独讨厌你们陷我于笼中 对我谎称爱慕”

大概说出来是会让旧朋友伤心的话
——陪伴这种东西终于廉价

大概说出来是会让新朋友伤心的话
——终究是衣不如新 人不如旧

酒精真是让人沉醉啊
只是醺醺然时的反应从流泪变成大笑了
陪我再喝口酒吧
陪我再放纵一会儿吧
陪我再和过去交谈一霎吧
陪我再把悔恨和不甘当成酒喝下一钟吧
陪我再把泪水变成笑眼角落里蒸发的浪花吧

宴后想起以往的事 终究是足够号啕
你看那个愚蠢又天真的少年啊
你是那个愚蠢又天真的少年啊

你丢了那个愚蠢又天真的少年啊

怕寂寞
唱挽歌
天晚了
你爱我
你爱我
你爱我
你爱我
你爱我
你爱过我

我答应你的歌词从没写完过

人菜也要完梗
我不管我不管

桔梗

越写下去越像hentai

可能不会有后续了


对一个人的想念,可以持续多久?

如果是沉默的、无望的想念呢?


一 日常

像往常一样喊一声“我出门了”,像往常一样直视一眼耀眼的初阳,理一理书包肩带和裙摆,在村上家大门口发亮的黑色大理石前摆一个笑容。

就像知道五分钟后,你憧憬的人会敞着黑色校服外套,双手插在口袋里,慢悠悠从下个路口晃出来,走到电车站,与你搭上同一列电车的相邻车厢,在离你学校两站的站点下车。

电车会在不紧不慢的铛铛铃声中驶动,如果幸运坐在靠窗的座位,能看见他被气流吹动的长发,遮住他柔软的面颊。

这是一天中能见到大野君的唯一时刻。


二 ...

DAYLIFE170802

“情缘缘”三个字翻过来 后面写满了“寂寞”两个字
大大小小重叠交错起来的寂寞
简直是歇斯底里地纠缠在一起
像是被深深压抑在舌根下的呐喊

顶着建模 顶着照骗
活脱脱的商业互撩
深夜的竞技场 刻意压低矫作的声线 成都城炸开的数据烟花
好像又真的慰藉了心里面什么隐秘的期许
又惰于维持关系 对甜言蜜语心含仇恨

这么说来陪伴确实是廉价的东西

这么说来 当初愿意为你花费时间
也算得上是我最真情实感的剖白了吧

其实就是个冷漠的人吧

论讲情话,我只服朱生豪.

逍遥(一)

把逍遥游写成原耽真是一件罪恶的事。

这大概不是庄周和逍遥,大概其实是我。

故事始终只是故事。


 庄周梦见一只巨大的黑色的鸟。

如果一只可以遮天蔽日的生物还可以归入“鸟”的范畴的话。 
它伸展巨大的翅膀,从渺小的他头顶掠过,影子投向地面,像是把黄昏一把拉进了永夜。 
他在周围逐渐变冷的空气中醒来。 
 
他经常做这种怪异的梦。 
但不会有一个梦比这个更怪异了。 
 
“诶,先生您好您好,我是鲲鹏。就是您梦里边那个鲲鹏。诶,那个大鸟。” 
 
如果庄周的时代也有粗鄙之语,大概也会脱口而出。 
 ...

©咸鱼一生 | Powered by LOFTER
1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