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润智润.

爬墙kkl.

望你好啊.
2

知道自己语言能力成谜,但还是忍不住想说一说留加和诚。

看之前就知道那段著名的初吻戏码,惦记着大爷不喜欢的刻意卖腐。但是跟着剧情走了下去,不知不觉也没有那么在意rps了。
是留加在为一个明亮的少年情感萌动,是诚在为背叛和欺凌感觉痛苦。光一和刚,渐渐地从影片的世界里淡出了。

好像是站在一个「污秽的大人」的层面,看着少年清澈而原始的恶与爱。

是爱啊。留加站在诚摔下去的天台上的时候,被新见亲吻的时候,渐渐地回想起来。
一次一次向诚伸出的手,是折磨,是欲念,也是救赎。
但这一切都随着诚的死,不可挽回地失却了。

如果诚没有死,如果能救诚,该有多好呢。我擦了擦鳄鱼眼泪。
多少是为了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的少年,多少是为了rps,多少是为了自己的不可告人的隐秘的诉求呢。

霓虹金在写欲念的方面,简直是一绝。情欲被一帧一帧制作成切片:变态般的执念,病态的自闭或歇斯底里,自认为是正常却暗含邪恶的隐秘,都被一个绝对单纯的灵魂,被这个灵魂的死亡,衬托得像阳光下的尘土,透视得一清二楚。
所有人都是凶手。所有人都可恨。
可怕的是所有人又都可怜。恐怕任何一个人被放在同样的地位,都只能做出同样的选择。
然后把一个最美好的大场诚推进死亡的无限循环。

在所有的可怜可恨之中,留加又显得那么真挚。
“世界的毁灭和诚的死亡,对我而言是一样的事情。”
在恶念的背后,想要庇护,想要被理解,想要被爱的心情,像水一样显示出平凡少年的样貌。

平凡少年的留加,却要吞下恶魔一面的自己造成的苦果。
大场诚向他求救过的。大场诚依赖过他的。大场诚知道了他心里阴森的恶意,也没有抛弃过他的。
诚被罚独自跑步昏倒,他扶他起来的时候,诚笑着抬起头,喊了他名字的。
留加。

太干净了啊。
就是这样,才觉得加倍地心痛啊。

sp里诚推着轮椅上的留加去了原来的学校。留加自言自语说诚应该不会原谅他了。下一秒诚从他背后走出来,朝他笑了一笑,走出了画框。
一分多钟的镜头,像一个世纪那么长。
是诚原谅了吗,是留加放下心病了吗,还是万中之一,诚的死也不过是留加的一场臆想呢。

为什么破碎的东西都回不到原样了呢。
这么问着的我,才是真正可恶的吧。

以后都听不了makoto这三个字了要……

现实世界的大爷二爷,走过了那些风波。大爷在控的舞台上说出了“不想你离开我啊”,保护着小熊猫走过了人间不信的时期,撒着娇,宠着护着照顾着,度过了二十多个年头。
光一不是留加,刚也不是诚。
友情也好什么也好,已经是不能想象程度的美好了吧。

评论
热度(2)
© 咸鱼一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