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润智润.

爬墙kkl.

嘘ついて恋していいの?

璨然2

你问最后我们见面了没。
我还不知道。


我梦见他站在答应过要请我吃的火锅店门前等我。脚下的砖地积满汽车尾气熏出的脏污。雪花落满他的肩头和红黑格子的呢子围巾。白色的蒸汽从他的嘴里冒出来,变成眉睫上的霜花和眸子里的湿润水汽。
他一直站在门口。冻得佝偻肩膀原地跺脚。
他没有对我打招呼也没有说我等你。
就像一直等着我我却全无消息。

而我看着他,眼泪流到我醒来。那个瞬间他背后万家灯火上空漆黑的夜幕炸开巨大的烟花,火锅店挂满水汽的落地窗模糊地倒映落下的绚烂火光。
梦里漆黑的夜晚带出小城每个雪夜都有的湿润的寒气。
醒来我打开QQ里他发给我的弹唱片段。
“我知道那些夏天就像是青春一样回不来。”
“让我困在城市里,纪念你。”
我抱紧被子抱紧抱枕可它们都解救不了我的冷。我没办法像年少时一样不切实际地想象有人在我身边,也没办法像更小的时候一样号啕着把身体里的寒气变成液体倾倒出来。

就算我有全世界最厚的一床被子,也挡不住我冷得像梦里苦逼的顾小年一样搓手顿脚咝咝哈哈。
他有时候真的就像一个老老实实的直男癌。
可是一碰上他我就好像变成圣母婊。

我说我感情枯竭冷漠残忍不可救药可我见不得他冷他疼。
从那个夏天开始,直到已经过去、将要到来的每一秒。

——喂,别搞错了
被困在那个城市里的,是我才对吧。

评论
© 咸鱼一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