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润智润.

爬墙kkl.

望你好啊.
2

又摸鱼

他突然想明白了,好像从一个多年的困局里幡然醒悟。

他爱他。没有爱情的时日当然每一天仍然可以继续苟活,只是没人再能爱他大笑着的表情下面一戳就会痛苦的伤疤。

没有爱情的时日里他只能跌跌撞撞地漂流在这个尘世,千千万万的人海里,找不到十五年前曾对他微笑的那一张脸。也没有人在他二十岁生日那天,在山顶的神宫,再陪他看一次落日与朝霞。

那是大野智的爱情曾给过他的东西。虽然他从未想过会这样深刻,但那些痕迹歪歪扭扭却顽抗不休地存活在他这二十年的生命里。

 

“你醉了。”多奇怪,相叶雅纪和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居然有点如释重负的意思。

他低下头,觉得思考的速度异常钝重,眼前的世界开始旋转,于是他认输地笑了:“我醉了。”

有个削瘦的身影向他走来,来者身量不高,西装革履,步伐一贯的轻捷矫健。他知道那人节奏感一向很好,漆黑皮鞋的每一步都像踏在他心脏跳动的节点上。


不知道哪年才能写完 我单位真好

我错了 我可能 一辈子脱不了坑

评论
热度(2)
© 咸鱼一生 | Powered by LOFTER